菏泽市中华文化ag亚国|平台-传承中华文明,弘扬中华文化!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文化 > 菏泽特色文化 >> 文章内容

中国牡丹五千年

[日期:2015-08-18 09:13] ? 来源:菏泽市中华文化ag亚国|平台? 作者:李保光 李胜文 ? 阅读:974

中国牡丹五千年

李保光李胜文

牡丹,是中国固有的特产名贵花卉,原为山林荒原、巴山秦岭、黄河沿岸野生,不知其年,不为人知。“古人言花者,牡丹未尝与焉,盖遁于深山,自幽而芳,不为贵者所知,花则何遇焉?”?居“三皇”之首的伏羲氏,为华夏鼻祖,早在七千多年前,就已“尝味百药,而制九针,以拯夭枉焉。”?“尝草治砭,以制民疾,而人滋信。”?后两千年,三皇之一的神农氏,又尝百草,“采药于成阳山”和巨野金山。④成阳山、金山均在今菏泽市境内。古成阳、雷泽一带有历山,成阳山即历山,又称厉山、崇山、赖山,神农发源之地。汉·王符《潜夫论》:“有神龙首出于常羊,感妊姒,生赤帝魁隗,身号炎帝。”常羊,即成阳。神农(炎帝)生于斯,采药于斯,发现牡丹或称芍药的野生植物,不足为奇。神农又到过距此百余里的巨野金山,在那里又发现了牡丹,更是顺理成章,与前相互佐证。

明天启三年(1623)重修《巨野县志》载,巨野县治南五十里巨野镇山金山,古称神农山,上有神农祠、神农合药台。今合药台不存,合药集尚在。据地质考古学家研究,金山为泰山余脉,距今约二十四亿五千万年至二十七亿年。相传,远古时,三皇之一的女娲炼五彩石补天,落下三块灵石,幻化为三姊妹,游历人间。后来化为姊妹三山,即泰山、峄山和金山。后人把她们称为这三山的圣母,修祠纪念。当地父老相传,从前金山叫神农山,至汉代因“凿石得金”,才改为金山。五千年前,炎帝神农曾来此山采药,并在此居住,所以人们称它“神农山”。汉代在山上修建了神农祠,纪念神农氏。

至今尚存的金山野牡丹,是金山上的一大奇景。它深秋绽放,满山遍野,虽说没有今日牡丹的雍容华美,富丽堂皇,却生机盎然,石生野长,带有浓郁的山林灵气。据说,这就是今日中国牡丹的祖先,是我国濒临绝迹的物种,具有极强的生命力。金山秦皇避暑洞顶端一棵高大的野牡丹树,谁也说不清它的年岁,据说就是神农尝百草时发现的那棵野牡丹。金山野牡丹花期特别长,一般是五六月份开始绽花,一直开到隆冬季节。花瓣五枚,形似小伞,花色随季节的不同变换颜色:夏季乳白,秋开粉红,隆冬红中泛紫。花香馥郁,沁人肺腑。野牡丹,又是一种中草药,医名为大红,具有清热解毒的功效。中央电视台大型电视连续剧《牡丹仙子》曾在此拍摄外景,主要取野牡丹为背景。

人人都说巨野金山美,美就美在野牡丹。凡到过金山的人,都为金山漫山遍野的野牡丹惊叹不已。据说,野牡丹是金山老奶奶的孙女从仙山采籽播撒而生。此牡丹为金山所独有,耐热抗寒,土里、石缝里都能生长,花期长达九个月。笔者为研究这种野牡丹的生长习性,2014年4月特意去金山考察,临来带回四棵野牡丹,栽于院内,现长势良好。

传说,春秋时,范蠡携西施定居定陶后,曾在金山一带教农妇养蚕、浣纱、织锦,鲁西南织锦从此传于世,成为我国种桑养蚕、纺纱织锦的发源地之一。中国传统古典戏剧《秋胡戏妻》,故事就发生在金山脚下。《巨野县志》“贞妇”中有此记载:“鲁国南武城人秋胡,纳妇五日去而官于陈,五年乃归来。至家,道傍有美妇采桑,悦之。”秋胡以金相送,说些不轨之淫语,妇人严厉斥责曰:“夫采桑纺绩织纴,以供衣食,奉二亲,养夫子,吾不愿金。所愿卿无外意,妾亦无淫佚之志。”秋胡遂去。至家,二人照面,妇人又羞又气,终不忍见,遂投河而死。《秋胡戏妻》为元人石君宝创作的杂剧,其中人物两次提及巨野。结尾不是“投河而死”,是夫妻重归于好,更增强了喜剧性的现实教育意义。范蠡、西施所长期居住经商的定陶鲁西南一带,谓“天下之中”,所以,金山又称“天下之中第一山”。

神农时代,已有了简单的文字,称《八穗书》。神农重视农耕,谷生八穗,用以记事的文字,故有此名。“《本草》神农所述。”⑤“医之为道,肇始于《本草经》,阐明于《素问》,至《伤寒论》而大备焉。《本草经》者,神农之书也。”⑥?“《神农本草经》者,古《三坟》之一也。”⑦?汉孔安国序《尚书》曰:“伏羲、神农、黄帝之书谓之‘三坟’,言大道也。”《本草经》中已有牡丹之名和药性。可见,神农尝百草时,已发现了牡丹的药用价值,并合药治病,祛民疾苦。所以说,巨野金山是菏泽牡丹的发源地,也是中国牡丹的发源地之一。牡丹由野生野长,不为人识,不为人用,到为人识,为人用,甚至个别人移到家中专做药用,这是牡丹发展史上的第一个飞跃,也是中国牡丹文化的开端和起飞。

在此,需要解决或明确的四个问题:一、《神农本草经》是不是神农的原创?二、《本草经》中是否记载或收入了“牡丹”?三、“牡丹”名称的由来。四、神农的生卒地、生活地在哪里?

第一《神农本草经》是神农氏的原创。但后人有增补、阐释。凡提及本书,均将神农放在首位。清·孙星衍说:“自梁以前,神农、黄帝、岐伯、雷公、扁鹊,各有成书,魏·吴普见之,故其说药性主治,各家殊异,后人纂为一书。”

第二,从《本草》对牡丹、芍药的药性解释上看,均有神农:“芍药,味苦平。……吴普曰:芍药,神农苦;桐君甘,无毒;岐伯咸。……名医曰:一名白术,……案广雅云:挛夷,芍药也。白术,牡丹也。……”“牡丹味苦辛寒……吴普曰:牡丹,神农、岐伯辛,李氏小寒,雷公、桐君苦无毒,黄帝苦有毒……案广雅云:白术,牡丹也。范子、计然云:牡丹出汉中、河内,赤色者亦善。”

第三,牡丹名称的由来:《淮南子·地形》:“牡土之气御于赤天,赤天七百岁生赤丹。”意思是,壮土之气上升到天空形成赤天的云气,这云气经七百年化成赤丹。汉·刘安在此篇中又云:“山为积德,川为积刑;高者为生,下者为死;丘陵为牡,溪谷为牝。”意思是山高大沉稳,象征着仁爱宽厚的美德,水流动不居,象征着奸巧伪诈;高而向阳处促使万物生长,低而阴暗处加速生物的衰亡;丘陵山峰因雄伟而透出阳刚之气,溪谷低洼幽深显出阴柔之美。神农是古之圣人、神人,结合自然现象和牡丹喜高向阳的生长特性,命名为“牡丹”是很符合情理的,也符合神农当时的劳碌状况。“教民播五谷,相土地之宜,燥湿肥瘠高下;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辟就。当此之时,一日而遇七十毒。”(《淮南子·修务》)。

我们这样解释“牡丹”名称的由来,似乎比以往要科学一些,更符合当时实际。再如“芍药”,在《诗经·溱洧》中“赠之以芍药”,原来“勺”字无“草字头”。“勺”就是今天舀东西的器具“勺子”,还有“舀取”之意。“舀”上头为“爪”,用手摘取,有用手采药之意,很符合当时实际。夏朝以前,还有人写成“灼药”,说明这种中草药需用火锅煎服。牡丹的其他名称,如鼠姑、鹿韭、百两金等,也各有来历。唐·陆龟蒙《偶掇野蔬寄袭美》诗曰:“行歇每依鸦舅影,挑频时见鼠姑心。”《本草纲目》中有“黄精”一味,因其叶似竹,而鹿喜食,故又名“鹿竹”。因野牡丹常与鹿为伴,开小花如韭菁,故有“鹿韭”之称。“百两金”言其贵重,“牡丹一朵值千金”(唐·张又新《牡丹》)。

第四,炎帝神农氏的生卒、生活地在哪里?目前有充分证据证明,中国牡丹人工栽培的历史起源于五千年前神农尝百草时期,《神农本草经》原始本中有牡丹、芍药记载。1996年8月,叶至善(叶圣陶之子)来信说1982年我赠给叶老的两株菏泽牡丹,死了一棵,在叶老逝世八周年时,我写了《牡丹诔》,借以寄托对叶老的深情哀思,开头说:“盘古开天兮生山谷,神农采药兮除病苦。褒斜道中兮斫为薪,夏相移植兮离条谷。”在2000年出版的《牡丹人物志》就将《神农本草经》列为神农发现牡丹药用价值的书证:“神农是中国药物学的鼻祖,神农之功不可没。《颜氏家训·书证》曰:‘本草,神农所述。’”其实,早在1996年出版的《国花大典》中,就肯定了神农在5000年前的尝百草中,就发现了牡丹的药用价值:“牡丹(先前称为芍药)的药用,以神农尝百草时就开始了。《神农本草经》是对神农尝百草并应用于医药实践的科学总结,大约经历了两千多年的时间,《神农本草经》问世后,才引起社会上对牡丹的高度重视。于是,大量引种。”不久,又写出了论文《牡丹考源》重申了这个观点,刊登于菏泽市牡丹文化学会主办的《牡丹文化》。

无独有偶,最近在互联网上也看到这方面的文章。认为神农尝百草时认知了牡丹。炎帝是怎样发现、认知牡丹的呢?这与炎帝尝百草密切相关。而炎帝尝百草发现牡丹,与他的生卒、生活之地有很大关系。相传,炎帝的生活地有西部、南部、东部和中部诸说。

西部说,即今陕西宝鸡市渭水与姜水的汇合之处。华夏族中少典氏与有乔氏通婚,产生出两个民族,一个住在姜水边,得姜姓,叫炎帝氏族;另一个住在姬水边,得姬姓,叫黄帝氏族。(见《国语·晋语》)神农尝百草中毒,死于终南山崖之下,后人为纪念炎帝修建了骨床寝殿。

南部说,认为炎帝晚年巡游南方,积劳成疾去世,葬于长沙茶乡之尾。此处为苗族集合区,天气炎热,故名炎帝。

东部说,认为炎帝出生在我国东部,今山东曲阜一带。

中部说,有考古学家认为,炎帝最早居住在大西北,他先于黄帝自西北进入华北、中原地区,后来又逐渐向南方转移至湖湘。在进入中原时,曾与先于自己进入中原的蚩尤发生冲突,炎黄联合打败蚩尤后,才逐渐在中原定居下来,史学家范文澜曾说:“炎帝居住在中部地区”。中部说,又分三说:一为南阳郡古随县(今湖北房山县)说,依据《礼记·祭法篇》。相传,湖北神农架因此而得名。二为黄河中游洛阳孟津平逢山说。三为黄河中下游菏泽说。

综上所述,西、南、东、中四说,以中部说最有说服力;中部说中的三说,又以“菏泽说”主张者最多。目前,国内众多考古学家、史学家认为,菏泽在雷泽、大野泽、古黄河、济水交汇的广大地区,为华夏民族的发祥地,龙的故乡。三皇、五帝均直接或间接生于斯、长于斯、活动于斯。留下许多全国唯一的历史遗迹,雷夏泽是个中心点。东西南中,除东之外,其他三说所在地域,古时皆有野牡丹的分布:陕甘分布有矮牡丹、紫斑牡丹;秦巴山地有紫斑牡丹、杨山牡丹;湖北的神农架山区,则有卵叶牡丹和紫斑牡丹。中部地区黄河中下游洛阳周围的山区也不乏野牡丹,就连以往名不见经传的菏泽市境内的成阳山、金山也都有野牡丹的存在,是神农足迹首到之处。况且古之圣人和明君,皆以“天下为公”,服务百姓,不遗余力,足踏国中山山水水,死而不拒。《淮南子·修务》中将神农、尧、舜、禹、汤称“五圣”,均生、葬或活动、生存在“天下之中”的菏泽这片沃土。《淮南子·说林》中云“鸟飞反乡,兔走归窟,狐死首丘,寒将翔水,各哀其所生。”意思是说,鸟儿飞得再远,总会返回鸟巢;兔子跑得再远,总要回到洞穴;狐狸死时,头总朝着巢穴所在的山丘;寒将鸟总要贴着地面飞。它们各自依恋着自己的生存环境。

“古者,民茹草饮水,采树木之实,食嬴蛖(yíng?bàng螺蚌)之肉,时多疾病毒伤之害。于是神农乃始教民播种五谷,相土地之宜,燥湿肥墝(qiāo贫瘠)高下;尝百草之滋味,水泉之甘苦,令民知所辟就。当此之时,一日而遇七十毒。尧立孝慈仁爱,使民如子弟。西教沃民,东至黑齿,北抚幽都,南道交趾。……舜作室筑墙茨屋,辟地树谷,令民皆知去岩穴,各有家室。南征三苗,道死苍梧。禹沐浴淫雨,栉扶风,决江疏河,凿龙门,辟伊阙……汤夙兴夜寐,以致聪明;轻赋薄敛,以宽民氓;布德施惠,以振困穷;吊死问疾,以养孤孀;百姓亲附,政令流行。……”——《淮南子·修务》

据宋·虞汝明《古琴疏》记载,夏朝第五代君主帝相元年,条谷贡桐及芍药,命贤相武罗植芍药于后苑,供观赏。那时牡丹与芍药还不能科学地区分,距今已四千多年。这是牡丹(也包括芍药)发展的第二次飞跃,由单纯药用到药用兼观赏。这一飞跃的发生地,仍然是鲁西南的菏泽一带,以及河南北部的濮阳。当时夏后相的都城为帝丘,即今河南濮阳,与菏泽隔黄河相望。春秋时同属卫地,后同属濮州,治鄄城旧城。旧城,夏初曰斟寻。

关于夏朝的都邑,最系统的文献资料为成书于战国时期的《竹书纪年》,近代王国维说:“夏自太康以后,迄于后桀。其邑率在东土。”夏朝前期都邑在东土河济之间,晚期自孔甲以后,西迁于伊洛之域。而桀时,后又从伊洛回迁故土斟寻(即今鄄城)一带。根据王国维辑录的《古本竹书纪年辑校》,太康居斟寻,斟即“甄”,今“鄄”字。后相即位居帝丘,今濮阳。后辗转于斟寻、斟灌。中国先秦史学会副会长、河北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沈长云认为:夏王朝是我国进入文明社会的起点,山东菏泽地区古代济、濮流域是中国第一个王朝夏的发祥地,尧舜禹最早的活动地域在此一带。夏族和夏王朝起源于古河济之间,即古代的兖州,包括今豫东、豫北、鲁西、鲁西南及冀南的一些地方,范围较古济、濮流域稍大。中华文明起源于古河、济之间,世界上四大文明古国(中国、印度、埃及、巴比伦)的文明都产生在大河流域的中下游,特别是中下游的冲积平原地区。古河、济之间,正处于黄河中下游平原的中心位置。

清·乾隆年修《曹州府志·舆地志》载:观城县,“卫国城。在县境,即内夏也。《山东通志》:按《绎史》陆终氏,五世为斟姓,与韦顾同封,其后为斟灌、斟寻二氏,夏同姓国也。太康畋于洛表,羿拒于河,遂都阳夏。既崩,弟仲康立,传子相,迁帝邱,依同姓诸侯斟灌、斟寻氏。后相在位之八年,寒浞杀羿,生子浇及豷。至二十八年浞使子浇杀斟灌以伐斟寻,弑后相于帝邱。时后缗,方娠,奔于有仍,生少康。”《纪年》、《世本》皆称禹居阳城,即雷泽成阳。《国语》:“夏之兴也,融降于崇山。”禹居阳城,在崇山附近。《墨子·节葬下》“昔者,尧北教乎八狄,道死,葬蛩山之阴。”蛩、祟音相通用,指一山。《山海经·海外南经》:“狄山,帝尧葬于阳,帝喾葬于阴。”《水经·瓠子·注》:“<山海经>尧葬狄山之阳,一名崇山。”据郭璞注:《山海经》及《水经注》,此崇山在古瓠子河流经的汉济阴郡成阳县西北。尧葬地崇山于夏后氏发祥地崇山,为一山。

从四千多年前的夏相至二十世纪末牡丹产业的崛起,长达四千多年,是中国牡丹和牡丹文化发展史上的漫长时期,也是辉煌时期。可分为七个发展阶段:

第一个阶段,生发及缓慢发展时期。从夏后相至隋代,约2600年。这一时期的牡丹文化,最早见于距今3000余年的西周民歌中。“惟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诗经·溱洧》)1972年,在甘肃武威柏树乡发掘的东汉早期墓葬木简中,发现有用牡丹治疗“血瘀病”的处方。汉代,北方寺院已有牡丹的种植。河北省《柏乡县志》记载:柏乡县北郝村原有弥陀寺,“寺中牡丹多株,相传为汉牡丹。又故老称道:光武帝巡河北时,曾从此经过,有《咏牡丹》诗一首。诗曰:“小王避乱过荒庄,井庙俱无甚凄凉。惟有牡丹花数株,忠心不改向君王。”由此可见,在汉代,牡丹随着《神农本草经》的成书及广为流传,已小有名气,并以药用与观赏被人引种。东晋画家顾恺之庭院栽有牡丹,并根据曹植《洛神赋》的内容,绘制了《洛神赋图》,空有腾龙,岸有牡丹,宓妃洛神飘忽在洛水之上。这是牡丹进入绘画之始,比北齐杨子画牡丹要早一、二百年。位于北京西南的河北省易县,隋代为易州治所,当时已大量引种牡丹,隋炀帝曾到此游历。据唐宋间人着的《海山记》载,炀帝于洛阳建西苑。诏天下进花木鸟兽。易州进牡丹20箱,这是继夏相之后,又一次有文字记载的牡丹栽进皇宫御苑。相传,山东曹州花师齐鲁恒,为炀帝嫁接楼台牡丹,获得成功,受到嘉奖。

第二个阶段,繁荣发展时期。唐、宋两朝约600余年,牡丹与牡丹文化得到繁荣发展。唐代,牡丹已不限于皇宫禁院,在京城长安各大佛寺、花园已普遍种植。观赏价值与日俱增,观赏人群不断扩大。上从帝王、皇亲国戚,下至黎民百姓,无不爱之如痴,观之若狂。出现了“花开时节动京城”的热闹场景。这时的牡丹文化突出反映在诗歌方面,从上官婉儿赋双头牡丹“势如联璧友,心似臭兰人。”和武则天《腊日宣诏上苑》五言诗开始,到李白的《清平调》三章,咏牡丹诗大量涌现。其中包括王维、杜甫、白居易、李商隐等着名诗人,李正封的“国色朝酣酒,天香夜染衣、刘禹锡的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成为咏牡丹的绝唱名句。近300年间,留下牡丹诗300余首。用的形式歌颂牡丹的有舒元舆、李德裕等。唐前,南朝有两篇《芍药赋》,实际也是歌颂牡丹的。唐·段成式《酉阳杂俎》云:“牡丹,前史中无说处,惟《谢康乐集》中言(永嘉)竹间水际多牡丹。”舒元舆在《牡丹赋序》中道出“前史中无说处”的原因:“古人言花者,牡丹未尝与焉。盖遁于深山,自幽而芳,不为贵者所知,花则何遇焉?”相传,山东曹州艺花能手宋单父,在骊山下为唐明皇种花,一时传为佳话,宫中称之为“花师”。唐文学家柳宗元《龙城录》中云“洛人宋单父”,不确。单父,为隋、唐、宋时县名,即今菏泽市单县。此宋单父当是时人以祖居地笼统呼之,如同隋代花师齐鲁恒。据考,宋单父姓宋,居单父县城北,离巨野金山不远。金山五千年前,神农就在那儿发现了牡丹,百姓竞相引种,涌现出许多种花能手、花师。隋之齐鲁恒、唐之宋单父即是代表。

宋代,尤其北宋,牡丹种植面积进一步扩大,形成规模。以洛阳为中心,吸引了大批文人名士,牡丹文化得到迅猛发展。咏牡丹的诗词歌赋大量涌现,遗留下来的牡丹诗词多达1400余首。王禹偁、梅尧臣、范仲淹、欧阳修、司马光、王安石、晁说之、邵雍、苏轼等名家云集,以牡丹为题材,酬唱对和。宋代的牡丹赋,今见者有七篇:徐铉《牡丹赋》,夏竦《景灵宫双头牡丹赋》、宋祁《上苑牡丹赋》、蔡襄《秋季牡丹赋并序》、苏《牡丹赋》、吴淑《牡丹赋》和无名氏《驴吃牡丹赋》(存四句)。此时,出现了牡丹文化中新的样式——牡丹谱记。欧阳修的《洛阳牡丹记》,开创了牡丹谱记的先河。继而有苏轼的《牡丹记叙》、鄞江周师厚的《洛阳牡丹记》、张邦基的《陈州牡丹记》、胡元质的《牡丹记》、陆游的《天彭牡丹谱》和李格非的《洛阳名园记》等,大大丰富了牡丹文化的内容,形成了中国牡丹文化的巨流,对中国牡丹及其文化的发展,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第三个阶段,衰微时期,辽金元三朝共约460年。此时,正是外族侵扰,战乱连年,社会动荡阶段,中原牡丹及其文化发展受到严重制约。辽金元三代,牡丹栽培重点转到北京一带。辽时,北京称燕京或南京,已有牡丹种植,辽圣宗“统和五年三月癸亥朔,幸长春宫赏花钓鱼,以牡丹偏赐近臣,欢宴累日。(《辽史·圣宗本纪》)元世祖公元1264年奠都燕京,称大都,《大都宫殿考》中记载了金殿四外尽植牡丹百余本,高可五尺。这一时期,金代遗留下党怀英的《花品》、赵秉文的《五月牡丹应制》、元好问的《江城子·赋牡丹》和段克己、庞铸、刘秉忠、王恽等人的咏牡丹诗词赋。元代有钱选、刘敏中、吴澄、马祖常、李孝光等。在其他方面,有元人郝经的《牡丹菊赋》和宋元之交姚燧的《序牡丹》。除此,在牡丹文化上几乎成空白,陷于衰微境地。

第四个阶段,由衰微走向再次繁荣发展。明清两朝,共约543年。中国牡丹看中原,中原牡丹看洛阳、菏泽。明、清时期,牡丹栽培中心由洛阳转到菏泽。北宋牡丹数洛阳,南宋转到四川天彭、河南陈州和浙江临安(今杭州);辽金元转到北京一带,明清以来,又从北南移至山东菏泽、安徽亳州、河南许州。清·王士祯《池北偶谈》中说:“欧阳公牡丹谱云:牡丹出丹州、延州,东出青州,南出越州,而洛阳为天下第一;陆务观作续谱谓,在中州洛阳第一,在蜀天彭第一。今河南惟许州、山东惟曹州最盛,洛阳、青州绝不闻矣。”明清两朝,遗于后人的牡丹诗词约1200余首,赋16篇之多。明代有王在台的《熊耳山牡丹赋》、皇甫涍的《牡丹花赋并序》、薛应旗的《牡丹赋序》、郭汝霖的《牡丹赋并小序》、徐渭的《牡丹赋》和周履靖的《牡丹花赋》等6篇。清代康熙、乾隆时期,政治、经济和社会秩序都得到恢复和发展,给了文人以太平盛世的幻觉,在寝思多年后,牡丹代表富贵繁华的审美意蕴,再一次令赋家深感兴趣。施闰章《牡丹赋》、陈章《洛春堂牡丹赋》、高景芳《牡丹赋有序》、黄图珌《牡丹赋》和庄述祖《牡丹赋》等五篇,都写到牡丹的富丽,是盛世心态的自然流露。另一类,如清初刘有光《牡丹赋》,虽带有动乱风尘,但已开启了清代牡丹赋抒情言志的先河。再如,靳荣藩的《白岩寺牡丹赋有序》、庄述祖的《画牡丹赋》、陈庆镛的《拟蔡君漠<季秋牡丹赋>以‘朔羽南翔,建杓西宅’为韵,有序》及何绍基的《张侍郎宅有牡丹花赋》等,均属借花抒情的咏物言志赋。

明清时期的牡丹文化,除诗词赋文外,还出现了以下牡丹谱记:明代安徽亳州薛凤祥的《牡丹史》,山东新城王象晋的《二如亭群芳谱·牡丹》;清代山东沾化苏毓眉的《曹南牡丹谱》、江苏怀宁余鹏年的《曹州牡丹谱》、浙江秀水计楠的《牡丹谱》、山东曹州赵孟俭手抄本《桑篱园牡丹谱》和刘辉晓手抄稿《绮园牡丹谱序》等。在牡丹记方面,有明人袁宏道《张园看牡丹记》、李佩《姚黄传》、夏之臣《评亳州牡丹》、朱鹤龄《张园牡丹文宴记》等。

第五个阶段,由缓慢发展,渐进衰落时期。1911年辛亥革命至1949年建国前的38年。这一时期,经历了辛亥革命后的军阀混战,“九?一八”事变后日寇侵华的民族危亡和奋起抗战,以及历时四年的解放战争。国力消耗,民族蒙难,生来就与华夏民族和国家同命运、共患难、伴兴衰的国花牡丹,也遭到了空前的浩劫和磨难。牡丹种植面积锐减,就连北宋繁华一时的洛阳,建国前,牡丹也濒临绝迹。牡丹文化,满目萧条。

明、清以来,菏泽城周,牡丹园星罗棋布,至建国时,幸亏大部保存下来。1940年,城东明尚书何应瑞家的何园即凝香园,尚存牡丹100余亩,城北铁梨寨花园主人赵世学,在清赵孟俭手抄本《桑篱园牡丹谱》的基础上,增加了五十余个新品种,共200余色,名为《新增桑篱园牡丹谱》,并作序。《毛氏牡丹花谱》与《《新增桑篱园牡丹谱》,大同小异,毛同苌为毛氏花谱作《弁言》。《弁言》中说:“余由今追昔,鄙乡旧有万花故园。是古之非无牡丹,何故特以洛阳出名?洛阳地系皇都,胜名易传,吾曹地处偏僻,虽有牡丹故不彰耳。”赵世学1916年写出《牡丹富贵说》,1919年写出《铁梨寨赵氏花园记》和《牡丹花联句》;毛同苌有《牡丹花富贵说》和《富贵花说》。此时的牡丹文化除在菏泽牡丹之乡延续外,在西北革命老区有所发展。1943年,陕甘宁边区政府参议钱来苏,在延安写了《咏牡丹》诗;1946年5月,革命老人谢觉哉与其他在延安的革命同志游万花山后,写出五古《游万花山得句》;1932年,民主老人柳亚子写《题香凝夫人〈牡丹〉》诗一首。

第六个阶段,恢复和曲折发展时期。建国后至1977年改革开放前,共28年。建国后,全国解放,百废待兴,衰落多年的牡丹生产和牡丹文化,重整旗鼓,振作精神,恢复发展。尤其昔日辉煌一时的洛阳牡丹,更须从头起步,大力抢救。据《洛阳市志》记载:1959年10月,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洛阳视察,当听到洛阳牡丹已濒临绝境时,立即指示说:“牡丹是我国的国花,她雍容华贵,富丽堂皇,是我们中华民族兴旺发达、美好幸福的象征,要赶快抢救。”“洛阳建了这么多大工厂,将来产业工人几十万,节假日要有些游玩的去处。要建几个公园,广植花卉,大力发展牡丹。”从此,洛阳市政府组织力量,一方面将本地民间分散种植的牡丹收集起来,移植城内几个大公园;一方面派人去外地收购牡丹种苗,主要是到山东菏泽收购。

菏泽牡丹本身是在原有基础上恢复发展的:①1949至1956年,为菏泽牡丹生产的恢复时期。以农业合作化为标志,将分散各户的牡丹集中经营,各村成立特产队,培养了大批牡丹专业技术人员,牡丹专家喻衡与周家琪先生亲临指导,合作撰写出《曹州牡丹栽培技术经验总结》的论文;②1957年至1966年,为菏泽牡丹巩固发展时期。经过了三年经济困难的考验。其间,有一批从大城市来菏泽牡丹园下乡锻炼与实习的专业知识青年,如当时在北京林学院(林业大学的前身)工作的李嘉珏,对菏泽牡丹的巩固发展作出了贡献。为以后出版的几部牡丹专着收集了第一手素材。指导专家周家琪、喻衡也在这时出版了《曹州牡丹》、《菏泽牡丹》两部颇有影响的书。③1967至1977年,正是“十年动乱”时期,牡丹观赏的功能遭到批判,说是资产阶级情调。菏泽乘机大量发展了安徽凤凰山的药用牡丹“凤丹白”。打杀了“国色天香”,却引进了“富贵凤凰”。让我们摘抄一段当代着名牡丹专家李嘉珏先生对其五十年前在菏泽牡丹园生活情景的回顾吧:“光阴荏苒,岁月蹉跎。从1960年4月我在北京林学院工作期间,随我国知名牡丹专家周家琪先生到山东菏泽开展牡丹调查研究起,到2010年4月,历史车轮已经跨越了半个世纪。回顾这五十年的风雨历程,真有‘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的感慨!50年前,黄河故道,春风一次次卷起平原上的漫天风沙,我经常穿梭在牡丹乡与菏泽市区之间。盛开的牡丹花海令人陶醉,使我忘记了当时面对的国家暂时经济困难的现实。如今,古老的牡丹之乡已经‘旧貌换新颜’。今年年初,我在菏泽看到全国最大的曹州牡丹园正在进行新的一轮改造,大投入,大手笔,菏泽人在努力争创一流,令人感叹不已。”从事牡丹文化研究半个多世纪的牡丹文化痴情人李保光读此,颇受感动,有《书赠嘉珏弟》诗一首:“蹉跎岁月五十年,一生钟情系牡丹。牡丹之乡留身影,一九六〇铭心间。”

第七个阶段,中国牡丹及其文化大发展时期。1978年至1997年,共20年。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给牡丹发展提供了改革开放的良好政治环境,也为牡丹产业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创造了条件。1994年的中华国花大评选,是对牡丹在国人心目中地位的一次大检阅,最后牡丹被推为“国花”,给国人以极大的鼓舞和力量,增强了民族自豪感,提高了建设特色社会主义的自信心。这20年中,在牡丹文化方面,又有新的作品问世。李保光的《曹州牡丹史话》(1987年)、《新编曹州牡丹谱》(1992年)、《国花大典》(1996年)、《牡丹人物志》(2000年),每隔四年相继出版。另外,还有牡丹诗文、画册、影视等多种形式问世。菏泽牡丹文化,汇成一股洪流,这是牡丹发展的洪流,也是牡丹发展史上第三次飞跃的前奏。

牡丹及其文化发展的第三次飞跃是牡丹产业化。牡丹由药用、观赏,进一步发展到综合利用。这是改革开放、科研进步,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是牡丹及其文化发展的一个里程碑。早在1996年,李保光在大力开发利用牡丹资源,展望牡丹发展前景时说:“发展牡丹产业,是为国争光、为民造福的伟大事业,要让牡丹在国际上独领风骚,放异彩、扬国威,确保中国牡丹朝着规模化生产,外向型迈进。加快社会主义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建设步伐,中国将以崭新的国貌、国情进入二十一世纪。”中国花卉协会牡丹芍药分会副会长、牡丹知名专家李嘉珏先生2010年在《中国牡丹·前言》中说:“应当说,从1996年中国花卉协会牡丹芍药分会兰州年会上着力进行全国牡丹产业化研讨以来,各地牡丹产业有了快速发展。虽然中间有过曲折,但并未阻挡前进的步伐。目前,牡丹产业对各主产区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今后,这种影响还将继续扩大。一方面,有关方面对牡丹种植业的基础地位有了更深入的认识,用现代科技改造传统种植业是今后产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另一方面,学术界乃至实业界对牡丹营养成分、药用成分的认识有了质的飞跃。除了观赏栽培和药用栽培外,牡丹完全可以用作油用栽培以及高级营养保健品的生产,从而形成一条牡丹产品加工业的产业链。2010年初,赵孝庆等进一步提出‘油用牡丹’概念,菏泽瑞璞牡丹产业科技有限公司更将牡丹籽油工业化生产提上日程。这是牡丹产业发展中的一件大事,甚至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牡丹产业的根,像巍巍泰山,根扎数百里;牡丹产业的魂,是悠悠七千年中华民族的精神;牡丹产业的力量源头是改革开放和1994年的全国性、全民性的国花大评选,其历史意义可谓是东方亚洲的一次产业革命。牡丹,自她步入人世,世人就认为她不是普通花,是一种百病能治的救命神草,倍受宠爱。后又用作观赏,被历代民众拥戴为国花。1994年,举行国花大评选,牡丹独占鳌头,四季名花拱卫,与国旗的五星形成不约而同的契合。因此,可焕发起中华民族的激情,点燃起民族自豪感的烈焰,愿为祖国的发展事业而奋斗,这就是“国花效应”。改革开放政策,促进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大发展,花卉业在我国迅猛崛起,牡丹种苗、鲜切花、冬季催花,在国内外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局面。仅菏泽一地的牡丹种苗,每年供应国内大中城市40万株,冬季催花50万朵,年经济效益达1500万元。1994年,牡丹种苗又打入西欧市场,鲜切花畅销国内外。

牡丹的种植和发展,推动了花卉经济的发展步伐。牡丹花瓣、花粉的利用,已开发的牡丹酒、牡丹茶、牡丹化妆品投入市场。尤其是借每年牡丹盛开之际举办的“牡丹花会”,不仅扩大了牡丹产区的国内外影响,促进了经济的技术交流与合作,获得巨大的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还使商业、饮食业、服务业、交通运输业、旅游业和城市建设得到迅猛发展,牡丹产业已成为当地经济发展的支柱。每年牡丹花会,各牡丹产区都提出一个口号,菏泽提出“牡丹搭台,经贸唱戏”,河南提出“洛阳搭台,全省唱戏”的战略,做牡丹大文章。洛阳牡丹种植面积发展到1000余亩。1994年建成了480多个品种,占地300亩的高水平牡丹基因库;组建了一支强大的科研队伍,拨专款用于科研和引入新品种的经费达百万元,并出台许多开发利用牡丹资源的措施。

牡丹产业,首先从牡丹籽油的研究开始,从山东菏泽牡丹之乡起步。1997年赵氏牡丹24代传人赵孝庆对牡丹籽作“自服实验”,用嘴亲自尝尝味道,苦涩之后现淡淡清香,后来干脆把脱壳牡丹籽煮着当饭吃。2002年开始,决定对牡丹籽进行系统研究,参加者逐渐增加。2009年,通过山东省科技成果鉴定,专家委员会一致认为《牡丹籽油生产工艺》的技术研究,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其产品填补了国内外空白。同时鉴定的《油用牡丹GAP规范》达到国际领先水平。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有关专家评价:“这是对人类的巨大贡献”。2011年2月,国家有关部门把牡丹籽油作为新资源食品公示,菏泽立即投入生产,很快金光透亮的牡丹籽油正式问世,中央新闻媒体纷纷报道。牡丹已由过去的单一药用、或药用兼观赏,历史性地走向了包括催花、盆景、鲜切花、不凋花等深加工全方位的综合性产业开发之路,已成为本地的特色产业。事实证明,随着牡丹深加工产品的逐步研发生产,牡丹产业将向医药化工、日用化工、食品加工、工艺美术、营养保健、旅游观光、生态保护、食用菌生产、畜牧养殖等九大领域延伸。牡丹籽油是利用现代技术制取的木本坚果植物油,总不饱和脂肪酸含量达92%,其中α—亚麻酸42.35%,具有单位面积生产成本低、产量高、质量优等诸多优势。大力发展牡丹籽油产业,必将对提高我国食用油供应能力,缓解植物油紧缺现状,维护国家粮油安全,改善国民身体素质做出积极贡献。目前,菏泽牡丹产业区迈入科学快速发展阶段,被国家林业局批准为“国家牡丹高新技术产业基地”,牡丹籽油被卫生部批准为新资源产品;国家林业局将菏泽市列为“全国油用牡丹生产基地试验区”;2012年3月,菏泽市被中国花卉协会命名为“中国牡丹之都”。山东省政府将包括牡丹在内的花卉产业列入全省十大产业之一,出台了《山东省油料振兴规划》,将牡丹籽油生产列入主要内容。

从2008年菏泽提出牡丹产化开始,一大批科研机构和人员及有识之士,展开了牡丹产业全方位的研究与应用,惊人地发现,牡丹浑身都是宝,牡丹产业成为菏泽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牡丹产业拉动了菏泽整体经济和行业发展,以发展牡丹产业为宗旨,科研、生产、文化相结合的公司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

2007年,“菏泽瑞璞牡丹艺术品有限公司”成立,在董事长赵孝庆、总经理庞志勇的带领下,率先推出了牡丹“不凋花”新产品,深受广大消费者青睐。不久易名为“菏泽瑞璞牡丹产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牡丹种植、种苗出售,开发、研制、生产牡丹深加工系列产品为主的科技型产业。已与10余家国内着名大专院校、科研所合作,先后承担了被列入国家“863”计划的牡丹新品种选育与产业化开发等课题研究,完成国家多项科研项目。2009年公司承担的“牡丹籽油制取工艺”技术研究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产品填补了国内外空白;“油用牡丹品种筛选及规范栽培”研究达到国际领先水平,成为中国农业产业经济发展协会天然健康食品分会副会长单位。2010年,公司研制的牡丹籽剥壳机获得国家专利,牡丹籽油冷榨等四项发明获得国家专利公示,牡丹花蕊茶获得国家专利公示。2015年1月,公司牡丹籽油化妆品生产线投产运行,这是牡丹产业的又一创新,牡丹籽油可以正式进入化妆品市场。该公司利用自身成熟的技术和多年育苗基础,在全国推广油用牡丹种植,扩大牡丹产业市场,将油用牡丹从菏泽推广至安徽铜陵、河南信阳、河北邢台、四川雅安、江西九江、山西运城等27个省、市、自治区的百余个城市,种植面积超过15万亩,油用牡丹首年输出达1000万株。

2008年,位于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黄堽镇的“山东盛华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主要从事牡丹培育、种植、收储、营销和深加工,被命名为山东省林业龙头企业、省级花卉示范基地、菏泽市牡丹产业示范区、山东省农业旅游示范点。依据当地丰富的牡丹资源,把观赏牡丹作为牡丹产业发展的主要内容,不断扩大种植面积,增加牡丹品种,是目前菏泽最大的以种植为主的观赏牡丹园,观赏牡丹面积达500余亩,400多个品种。2013年第一次试开园时,游人达10万人次。2015年4月正式开园,游客达20万人次。本公司牡丹园以突出牡丹文化为特色,建设了全国唯一的现代化“菏泽牡丹文化展览馆”,利用声、光、电、画、图等设备,全方位、立体式从历史到现代,从文化到科技,从种植到加工,全面展示了菏泽市牡丹产业发展的现状和未来前景,大大丰富了菏泽牡丹产业的文化内涵。8600平方米的智能温室主体工程已经完成,将实现四季有花看,季季各不同的观赏目的。2014年12月,该公司被山东省旅游局命名为山东省乡村旅游示范单位。

目前,盛华公司除500亩观赏牡丹外,油用牡丹种植面积达4000亩,育苗面积500亩,成为全市牡丹种植面积最大的企业。2014年盛华公司万亩牡丹产业园项目列入省重要项目。公司建立了全国第一个标准化牡丹花茶加工车间,是全省率先被批准牡丹花瓣茶加工许可证的企业。2013年11月,凤丹牡丹花被批准为新资源食品。2015年初,公司年加工牡丹花1000吨,牡丹6个品类的高端牡丹花茶投放市场,牡丹饮料、牡丹香油等牡丹产品深受消费者欢迎。国家牡丹种质资源库和牡丹测试中心设在该公司,牡丹籽油、牡丹化妆品、牡丹工艺品等牡丹深加工正在计划实施。公司计划今后三年内,采取公司加基地,基地联农户的发展策略,栽培优质牡丹两万亩,形成年产牡丹花5000吨、牡丹籽1万吨,丹皮1500吨的生产能力,打造集牡丹观赏、种植、加工、生态旅游等为一体的万亩高科技牡丹产业园。目前,在以谭宝剑为总经理的盛华公司的带动下,在黄堽镇党委书记李荷玲的积极配合下,周边农户踊跃种植牡丹,面积已达3000多亩,成为农民致富的有效途径,也为公司进一步发展提供了物质保障。

2011年,以余洪智为总裁的菏泽尧舜牡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挂牌成立。2011年牡丹籽油被国家卫生部批准为新资源食品后,洪业集团董事会主席余庆明认识到牡丹产业是一个新兴的朝阳产业,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都很可观,发展前景十分广阔,决定成立尧舜牡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吹响了向牡丹产业化大进军的号角。确立了以“打造全球最大化的生态牡丹观光区,建设国际最强的牡丹产业发展区,形成世界最全的牡丹产品加工区”为发展的战略目标,总投资20亿元规划占地2000亩,全面开动菏泽尧舜牡丹产业园工程建设,拉开了以牡丹籽油为主体的牡丹产业化序幕。一期1万吨/年牡丹籽油生产线、10亿粒/年牡丹籽油软胶囊制丸、牡丹籽油软胶囊自动瓶装、牡丹花蕊茶、牡丹食品加工、牡丹鲜花精油和牡丹鲜花纯露等7条生产线已投入生产,形成了牡丹产业研发的基本框架。一期项目达产后,可实现年销售收入35亿元。二期投资1.2亿元的牡丹日用化工车间及配套主体已完成;投资2亿元,产业园区内的国际牡丹学术交流中心、高级会所已基本竣工。项目全部达产后,可实现年销售收入600亿元,利税190亿元。

尧舜公司以科技为先导,筑牢科技平台。投资3000万元建成了国家级重点实验室,院士工作站和一流的牡丹产业研发中心。在该公司相继成立了“中国林业经济学会油用牡丹经济专业委员会”、“中国牡丹应用研究所”、“中国牡丹生物科技研究院”、“中国油用牡丹研究中心”等一批具有世界前沿的科研机构,承担了国家、省、市多项科技、产业项目,开辟了牡丹产业深层次、多领域、全方位开发的综合利用之路。公司以“绿色、生态、环保、高端、高效、循环”为发展理念,专业、专注、专长于牡丹产业化发展,高起点起步,深层次研发,逐步将牡丹深加工向医药化工、日用化工、食品加工、营养保健、旅游观光、生态环保、工艺美术、畜牧加工、食品菌生产等九大领域延伸,打造世界一流的生态牡丹观光区、牡丹产业研发区和牡丹产品加工区。

2013年11月26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菏泽尧舜牡丹产业园,走进展厅、车间,了解牡丹开发情况。得知牡丹不仅可观赏、药用,还提炼出牡丹籽油,开发出茶、精油、食品、保健品等,总书记十分感兴趣。他拿起一瓶牡丹籽油,打开瓶盖闻了闻,询问定价,产销情况。他表示:“今天长了见识,令人印象深刻!”公司总裁余洪智创作出尧舜牡丹文化第一首诗:

我们!

出生在齐鲁文化综合的地方,

生长在王气与霸气并行的大地。

我们有山,是,五岳独尊;

我们有河,是,华夏母亲;

我们有花,是,国色天香。

菏泽尧舜,尧舜牡丹!

让千年的牡丹,为人类创造新的奇迹。

———《我们!尧舜人》

2012年,“菏泽市冠宇牡丹苗木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16万元,为牡丹产业的发展提供了技术支持和储备力量。2013年,为适应迅速发展的形势,该公司又易名为“山东冠宇牡丹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元,涉足牡丹茶、牡丹花粉、牡丹酒、牡丹宴、牡丹食品等领域的开发利用,并合理布建了旅游景点、国花门、汉白玉石狮雕塑、龙凤戏牡丹雕塑等一系列牡丹文化工程。公司总经理赵继祥说:“2013年11月2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同志在菏泽视察牡丹产业,并作出了重要指示,给牡丹产业的发展带来了千载难逢的机遇。菏泽是我国着名的‘中国牡丹之都’,是全国最大的牡丹科研、繁育、生产、加工、旅游和出口基地。随着牡丹籽油、牡丹不凋花、牡丹茶、牡丹化妆品、牡丹食品的上市,牡丹产业由过去单一的观赏、药用转向深层次、多领域的开发和利用,一个全链式的经济产业正在形成。让我们携手奋进、诚信为本、互惠共赢、为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作出积极的贡献。”公司充分利用牡丹产业蓬勃发展的优势,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以科技创新为支撑,以合作共赢为核心,以促进牡丹产业快速发展为目标。已建立600亩牡丹品种培育与繁育基地,设立品种繁育区、培育区、采集区、育苗区、对照区、展示区、自然繁殖区和综合监控区八大示范区,并成立了牡丹芍药种植专业合作社,建立万亩油用牡丹种苗及观赏牡丹育苗基地。该公司还有绿化苗木培养基地500亩,品种上百个,主要有:国槐、五角枫、法桐、香花槐、刺槐、金

最新添加